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金算盘资料大全 > 黄柏 >

广东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被控受贿8000多万元涉27宗受贿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黄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广东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被控受贿罪,昨天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检方起诉的受贿金额为8000多万元(人民币6212万元、港币2579万元、美元8000元),而非此前报道的两亿元。黄柏青被控27宗犯罪事实,涉及房地产项目开发、水利工程承包、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领域。62岁的黄柏青在法庭上表示“指控的基本事实存在”,但辩称其儿子并没有参与其中。庭审持续了一天,法庭将择日宣判。

  黄柏青年仅28岁就担任领导干部,曾任惠州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2013年4月开始担任广东省扶贫基金会理事长,官至正厅级。2015年4月29日,黄柏青涉嫌严重违纪,被广东省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其仕途就此终结。

  公诉机关查明并指控,1992年至2014年,黄柏青利用其担任惠州市外经贸委主任,惠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27个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项目开发、水利工程承包、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其儿子黄晖等人非法贿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6212.5073万元、港币2579.3万元、美元8000元。在公诉机关指控的27宗受贿事实中,有两宗事实中的受贿财物价值超千万元。

  另有4万、10万、15万、30万(港元)、33万、80万、110万、130万(港元)等几笔小数额的受贿指控,黄辩称这是过年过节的礼金,属于正常的人情来往。

  在黄柏青夫妇看来,“这是交往不是交易”,收点红包礼金不过是“礼尚往来”。而且他们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权力交易,或者只是帮助对方推进一下项目的进度,或在干部升迁上说一下话,自认为无可厚非。

  公诉机关表示,黄柏青的行为符合受贿罪权钱交易的特征,黄柏青明知行为人看中其手中权力,对谋利和收钱的对价性是清楚的,具有受贿罪的主观故意,受贿数额特别巨大。

  案发后,黄柏青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没有掌握的大部分事实,有坦白情节和悔改表现,可从轻处罚。到案后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在法庭上认罪态度较好,对其罪行有深刻认识,建议法庭量刑时考虑。

  公诉人最后表示,黄柏青在惠州深耕多年,用手中权力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在他看来,过年过节的红包是很自然的、理所当然的事情,失去了对法律的敬畏。 两宗受贿数额

  2007年至2013年,黄柏青担任广东省水利厅厅长。利用职务便利,他为广东金宝集团有限公司开发惠州市“城市佳园”房地产项目、中标惠州市马过渡河整治工程BT项目等事项提供帮助。

  2009年下半年至2014年,黄柏青通过其儿子黄晖在深圳市、香港等地多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庄恭钦(已提起公诉)以干股“分红”的名义贿送的人民币1450万元、港币1350万元。

  2004年至2012年期间,黄柏青利用担任惠州市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等职务便利,为粤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投资建设惠州剑潭水利枢纽工程、惠州县西枝江综合整治工程BT项目等事项提供帮助。2007年5月至2011年3月,黄柏青通过其儿子黄晖在深圳先后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黄光升贿送的人民币1660万元、为黄晖支付成立公司的注册资金人民币199.99万元及购房补偿款人民币500万元,共计人民币2359.99万元。

  对于大部分指控,黄柏青都没有自辩,而是全权交给其辩护人。辩护人对于多宗指控的数额提出异议,并称一笔400万港元的指控,是行贿人与黄柏青儿子之间的正常借贷,二者都是香港居民身份,黄柏青儿子曾提出还款,对方说不着急等赚了钱再还。此外,黄柏青已经退赃3300多万元,另有三套房、两辆汽车被扣押。

  黄柏青在法庭上表示,检方指控的基本事实存在,但最终数额以法庭调查为准。他特别说明,其通过儿子受贿的几宗指控,数额是他和当事人敲定,“当事人找我什么事,我儿子是不知道的,我只是让他收钱。”

  据此前披露,黄柏青的妻子陈某、儿子黄晖与黄柏青一道构筑起了一个衍生的腐败网络。

  办案人员介绍,每次与一些老板吃饭,黄柏青都携眷参加,一有红包礼金递至眼前,黄柏青便以“这是妇女的事”将收钱一事推给陈某。逢年过节,陈某便打电话给一些老板,称“老黄回来了,什么时候过来坐坐”,背后却掩藏着“快来进贡”的潜台词。遇到家有喜事,她便在那些老板前故意笑得合不拢嘴,在对方的好奇发问下,她将事情全数告知,对方便将礼金“奉上”。

  据披露,黄柏青的儿子黄晖也参与了多宗贪腐,还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替父洗钱,形成了“老子在国内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肆收钱”的腐败链条。 妻子酒楼挂账 叫来下属买单?

  原任惠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支队长的杨锦财上周被控行贿罪受审。据指控,在黄柏青的帮助下,他的妻子顺利被调到广东省水利厅下属单位工作,杨锦财转业后也被调任广东省水利厅水利水政监察局东江分局局长。在2008年至2013年中秋节或春节前,他共贿送给黄柏青港币4.3万元、人民币8.4万元。其中,2010年至2013年每年中秋节前,杨锦财多次在惠州两家酒楼宴请黄柏青的妻子陈某,并多次帮陈某支付其在两家酒楼所欠的饭钱共人民币8.4万元,期间还贿送陈某港币3000元。

  “不情愿。”杨锦财庭审时供述称,“有时身上钱不够,也不好拒绝,只能叫她先走,我再叫人送钱过来结账。”

  “公安局找你”,当心钱没了冒充公检法诈骗,多被称为“台湾式电信诈骗”案件,由于此类案件的服务器、窝点及犯罪嫌疑人在国外,具有非接触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打击抓捕难度不小。【详细】

  新规来了网络直播间“闹剧”何时剧终此次新规力图从以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为代表的直播领域入手,通过对直播发布和传播渠道推行规范化治理的方式,引导其摆脱野蛮生长阶段从而进入规范化、价值化的发展轨道上来。【详细】

本文链接:http://lionscards.net/huangbai/1048.html